DooooooFu

我怕是个假的嘉吹。

【安迷修X你】各种小段子

♢超级多老梗,看到之后就很想写,不要打我
♢emmmm求评论?
♢就是这样我只想嫖安哥
♢大概,大概是校园pa
♢ooc




【如果】
安迷修追你很久了,他的真心任谁都看得出,你的心也有动摇,只是心在涟漪表面平静,安迷修总是在下课时到你的座位旁边偷偷的看你一眼,发现你并没有看向他是欣喜的在你脸上停留更长的时间。

又是一个下午,你和安迷修走在校园的小道上,他轻轻停留在树下。你猜疑着说出了口:“安迷修,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,你会怎么做?”

安迷修没有迟疑,少年干净的脸上荡起了笑容。“我会让那个如果变成现实。”


【一起到白头】
你和安迷修交往后,他很喜欢在冬天拉着你走在雪地里,男孩修长的手包裹着你的手,然后又拉着你的手放进他的衣袋里,轻笑着跟你说是取暖。

“安迷修,为什么你喜欢拉着我在雪地里走。”你轻轻呼出一口白气,扣着安迷修的五指紧了紧。

“因为这样我们就能一不小心就白头啊。”安迷修稍微弯了弯腰,把额头抵在你的额头上,而后,一个如雪般轻柔的吻。



【戒指】
你们结婚后,你总是纠结戒指戴在哪个手上好,安迷修的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,他把你的戒指如同当初求婚时一样轻轻套在无名指上。

“我们牵手时,戒指靠在一起,这样我们的心也靠在一起。”他轻笑着说,眼睛里是无尽的柔情。

(对了左手中指和右手无名指好像都是热恋中的意思,有错说出来我会改的!)




没了,就这样。

【卡米尔X你】初吻

*欧欧西
*ε=(´o`)文笔烂

傍晚。

你不知道见过多少次那个人了。

总是不经意的在甜品店前捕捉到他的身影,清瘦的身影总会落下长长的影子。

也是该去好好认识了呢。你想。

轻轻把耳边垂下的头发夹到耳后,你提着一份提拉米苏,走到公园里的一张长凳旁,他正坐在那里,大腿上放着一盒马卡龙,平时常带的围巾的尾巴懒懒散散的趴在凳子上。

“你好啊 ~我见过你很多次了,交个朋友?”你把手中的甜品递出去。

他最初听见声音时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,当眼光扫到你时又放松下来。

“卡米尔。”你听见他吐出这三个字,而后把你的甜品拿了下来。

应该是他的名字吧。

你笑嘻嘻的在他身边坐下,刚想开口告诉他自己叫什么名字,他却又开了口:“我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原来他一直有关注我啊。

你们坐在长凳上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甜品,聊着家常。

你知道卡米尔有个帅气的海盗大哥,还有两个同伴,他一直作为队里的脑力输出,因为有条叫佩利的狗狗太热衷于打架,有个叫帕洛斯的骗子总是在骗人。

你觉得有趣极了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卡米尔看见你笑的样子,嘴角也翘了起来。

他笑的样子真好看,乖巧的黑发贴在脖子上,有些男子气概的眉毛跟着眼睛弯弯的,那双眼,好像有整片星辰大海在里面,蓝色的眼睛,是天使的必备呢。

再后来,你们从彼此的眼神中读出了期待,读出了默许,读出了欲欲跃试,并最终在夕阳即将沉没于西边的黛色里的时候拥抱在一起。

你不记得到底是谁主动的,你只记得你们的嘴唇碰在一起时,自此至中都没有动过。

即便如此,你们慌乱的心跳声足矣将整个世界震荡得波纹荡漾。

这就是你和卡米尔恋情的开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写完了吧!虽然!ooc!和!短小!
放飞自我

【雷狮X你】分手

*看下去就好了我自己补电影补得想哭
*ooc
*不管了为什么我写的这么烂

当手机铃声尖锐地响起时,你正在浴室里洗浴。

细小的水珠从头顶顺着往下滑,刺鼻厚重的洗发水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浴室,你喉咙里哽咽了两声,擦干手拿起手机看,屏幕上正显示着【雷狮】两个字。

你把电话挂断,放在一边,选出自己自认为最漂亮的衣服,给自己画上个妆,细细挑选了一双和裙子搭配的鞋子,把手机抓上就转身走出了家门。

盛装出席,只为了错过你。

当你到公寓楼下时,他正站在那里,动作看似很悠闲。

“怎么了,很闲嘛你。”你装作轻松地问他。

“是啊,”他双手随意的插在唯一口袋里,脸上没有任何波澜。“毕竟我是来和女朋友分手的嘛。”

“终于到这样了呢。”你撑住脸上的微笑。“当初也是我向你表白的,你拒绝我也是难免的事对吧。话都说完了,那我,走了?”你快步转身走回家,害怕自己下一秒就在这个人面前哭出来,却没有看见雷狮在后面紧握的双拳。

分手过了几天,你一直闷在家里,你不敢去面对这一切,偶尔出个门,却听见邻居们讲最近有个奇怪的头巾男晚上在公寓楼下徘徊。

头巾男?雷狮吗?

不可能吧。你苦笑着摇摇头,自己怎么就忍不住去想他了呢。

到了晚上,你思索着邻居说的话,还是忍不住拉开窗帘往下望了一眼。

是他。

雷狮也正向上望着,视线交错那一刻你拉上了窗帘。无力地坐倒在了地上。

怎么他还要来,是来折磨我的吗?

突然手机亮了起来。

原来是一条新信息。

上面显示着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,可是,这个号码熟悉的你不能忘记。

雷狮。他说:坐在你门口的路边感觉很好,我再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地方了。

那一刻泪腺像坏了一样,眼泪涌出来,你泪眼模糊的向楼下奔去,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楼下,看见那人顶着灯光站在外面。

他的样子并不好,本来眼眶就深,浓重的黑眼圈更是显得凹了进去,样子很憔悴。

他微笑着迎上你,轻轻抹去你眼角的泪珠。

“我考虑了很久,结果是。我很爱你。”你听见他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流文风爽!!感觉雷总是一个很难留下的人,谁都留不住他

除了我

【格瑞X你】超级帅的标题嗝

*ooc
*嗯,,大概是古代设定吧感觉好带感!
*ε=(´o`)快来勾搭我我很好说话的

第一次见那人,是在父亲的庭院中。

那天,风拽梅枝,残雪漫天,正直隆冬。

他站在中间一言不发,银发随意的扎在身后,几缕发丝随风飘动着,一双紫眸低垂着。

雪花落在他肩上,你忍不住打了一把纸伞走到他旁边,“良人,还请这边?莫在此地受了风寒……”

他看你一眼,那嘴唇轻轻动了动。“不必如此生疏,叫我格瑞。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先生。”

啊,原来是教你的先生,可是看他这模样,似乎不比你大上多少,倒是很生英俊。

你捂住嘴轻轻笑了几声。

“笑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先生。”

后来你被父亲送到了格瑞先生的学堂里,那儿人不多,但是全都非闲人,谈笑间墙檐灰飞烟灭。

格瑞先生时常与你抚琴作诗,别有一般风趣。

他的面孔精致得很,虽然并无多少的话从他的唇中吐出,但是实在让人想说
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是啊,世无双。

那年,风吹梧叶,轻摇槐花,一片盛夏。

你被父亲规定的期限要到了,离开前的一晚,格瑞找到了在窗边望着星空的你。

“我时常低头看鱼,抬头看星光,在这学堂虚度了几年的时光。”他罕见的开了口。“与你相处的这些时光,时而慢如滴水,时而如白驹过隙,半点不由人。”

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”你听见自己这么回答。

“我很久之前见过你。”他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因为

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我就是只会日常 @青幼_为莱娜打call 哈哈哈哈哈哈嗝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而且精辟短小!耶!我骄傲!不负责任地去睡了!

【安迷修X你】超级正经的标题

*emmm今天答应小可爱 @青幼_为莱娜打call 写的安哥?文笔差别打我呀~
*很正经的ooc警告
*嘿嘿嘿:D






你是班长,安迷修是学习委员。

别人都说班长和学习委员是一对,可你觉得你和安迷修正经的很。

“安迷修,你看这道题怎样?”

“哦这个方程应该这样解……”

“这题呢?”

“这题也差不多的解法,先是……再……”

这是你们日常的对话↑

在做题时你总是忍不住偷偷瞥一眼在你一侧的安迷修,他棕色的呆毛一抖一抖的,祖母绿的眼睛映着题目,鼻梁很高,嘴唇很薄,再往下是他的喉结。

糟糕这人真性感。

“怎么了班长?”他转过头看你。

“没,想题。”你的视线从新移回题目上。




你们学校有个荷花池,荷花池上有条桥。

你很喜欢走到桥上,看着荷叶也好,你感觉很平静。

这天晚修放学,你照常走到桥上。

人应该都走光了,毕竟有这种心情赏荷花的也只有你而已。

不止是你,你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,你瞅一眼就看见了熟悉的呆毛。

“安迷修你这么空闲来看荷花?”

“班长你才是吧。”安迷修在你身边停下,双手撑在桥上,他没有看你,也没有再说话,安静的只能听到你自己的心跳。

“扑通。”“扑通。”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

青蛙扑通跳进水里,青翠的荷叶微微摆动,几片浮云慢吞吞的从弯月上面移过去,混着花香的夏夜把最好的模样呈现在你们面前。

“安迷修我真的服了你啦,这么晚还不回宿舍?”你忍不住发了话。

“我才是服了你呢。”他轻笑一声。

“你记得今天新学的诗吗?”你的嘴角也染上了微笑。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……”

“知。”你话还没有说完,安迷修就打断了你。“我知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”你笑笑,望望已经被安迷修握住的手。

烟雨濛濛,江南一身淋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噢耶放飞自我真快乐
对了那句诗是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

【帕洛斯X你】这是个很严肃的标题

*是小天使 @爱上如鱼淡雅的你 的点文^q^
*就是那啥  ooc  哈哈。【尴尬又不失礼节的微笑】
*emmmm这个是你和帕洛斯情侣关系同居







快要接近了!
他没有发现!

你在地毯上悄悄地爬向帕洛斯,他在“认真”地玩手机,好像没有发现你的小动作。

一步,两步,似魔鬼的步伐。【划去】

帕洛斯早就发现你爬向他了,但是他又不想那么快戳破你,想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。

帕洛斯静静地等了一会,就感觉到你已经到了。

帕洛斯笑了笑转过头。“你……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你堵住了嘴巴。

你紧张的闭上了眼,自己为什么和闺蜜要玩大冒险啊,居然要和自己男友舌吻一分钟!

你忍住不睁开眼,把舌头送了出去,帕洛斯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你掐了把他的腰,他微微张开了嘴,你的舌头顺势溜了进去。舌尖之间的交缠,你轻轻的扫过他的上颚。



帕洛斯没有闭上眼睛,他静静地看着你,眼睫毛一颤一颤的,他不禁看呆了,连你把舌头伸出来也不知道。知道你掐了一把他的腰,他才后知后觉的把嘴张开。

这算是投怀送抱吗。帕洛斯的眼睛里都带上了笑意。


时间终于过了一分钟。你松开帕洛斯,看着他。

帕洛斯看见你亲的红肿的嘴唇和绯红的脸颊,感觉全身的血液往脸上涌去。

真可爱啊。他想。

“帕洛斯你是害羞了吗~”你看见帕洛斯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想起他平时调戏你的样子就这么问。“真是纯情少男~”

你这样是会被干的。帕洛斯想捂脸。

帕洛斯侧过身子低下头玩手机“怎么可能会脸红。”这个角度你正好看不见他的脸,但是他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。

你顽皮的往他耳朵吹了一口气。



好了你被推倒了。都走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直觉得帕总这个老司机会脸红是一件稀奇的事。👀

臣妾实在是做不到啊皇上!
画技真不是一般差! @翕光 您的图
我还在努力中以后好看了再。。。。【不存在的】

【雷狮X你】

*嗯。。。又是那个战争pa
*噢雷狮真是一个特别容易ooc的人物。。所以。。不用我说ooc了?
*。。尴尬。求评论。。


你是个医生。准确来说是医疗兵。

这次被征召在前线后方为受伤的士兵们治疗。

这次的将领是雷狮。你对雷狮挺熟悉,他有好几次受伤都是由你治疗。

“这次有没有把握?”你收拾着医疗用品,对坐在你身后的雷狮说道。

“不怎么样,对面人多的很。”雷狮顿了顿。“而且我们兵器不太够,子弹补充不足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你的手没有停,你也不敢回头去看雷狮。“你能全身而退吗?”

“这个啊,不知道呢。”你觉得雷狮的声音里好像带点笑意。“如果我能回来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?”

你转过头想训斥雷狮这开玩笑的态度,却看见他表情严肃的很,紫色的眼睛里充斥着认真。

你把脖子上的红绳解开,走近雷狮身边帮他绑上。“这是我奶奶留下给我的绳子,是我一直以来的护身符,我希望,你,能够好好的回来……”你觉得鼻子很酸,喉咙也哽咽着发不出声音,你把头向上仰了一点,希望眼泪一定不要留下来,你不希望雷狮看到。

雷狮站了起来,拍拍你的头。“我走了。”他转过身走到门口。“记得,等我回来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嗯,你要小心。”雷狮转过头那一刻,眼眶里的泪水流了下来。








作战开始了。远方炮弹传来的轰鸣声很大,地面都好像在隐隐约约的震动。

你在不断处理着前线运回来的士兵,他们的伤势十分严重,爆弹引起的火势把他们的头发都烧没了,有些还断了手脚,你感到十分痛心,但是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敢停,有些医疗兵害怕的哭了。

你不是不害怕,只是你知道你不能害怕,前线的战士们这么勇敢我们怎么能够停!

被运回来的士兵很多,你没有见到了雷狮的身影,你不希望在这些受伤的士兵中见到他,你也不希望在战场的废墟中见到他。

一定要回来啊雷狮。你握紧了手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轰鸣声停下来了。你在街道上为士兵检查伤势,眼睛却不止的向路口看。

在士兵的呻吟中,你看见一群互相搀扶着的军官向这边走来。

是他吗!你站了起来。

熟悉的头巾在风中漂洋,雷狮也看见了你,他跟你摆摆手。

我回来了。他跟你比嘴型。

你冲上去抱住他。“欢迎回来雷狮混蛋!”你兴奋的流下了眼泪。

“我们赢了。”他拍拍你的背。你这才离开他查看他有没有受伤。

雷狮并没有多大的伤,只是有些炮弹的碎片划破了他的皮肤。你把他的上衣脱掉,帮他上药。

他轻轻吻去你眼角的泪水。

“我回来了,所以,你要答应我的事。”他拉住了你帮他上药的手。“嫁给我好吗?”